MS不是SM

假装自己会画画扑哧!HAIL MARVEL!(ღ˘⌣˘ღ)哪怕漫威天天搞事情

【盾铁】致我的挚爱,STEVE(信件体,第一人称,双结局)

发布了长文章:【盾铁】致我的挚爱,STEVE(信件体,第一人称,双结局)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【盾铁】致我的挚爱,STEVE(信件体,第一人称,双结局)》

【盾铁】致我的挚爱,STEVE(信件体,第一人称,双结局)

OOC我的锅/


Dear my love,

嘿!我看见你了。

你牵着一条狗。金色的,拉布拉多还是牧羊犬?

好吧,我放弃了。我对犬科动物与一窍不通。

它带着你像疯了似的一路狂奔,路人都停下前行的脚步,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你们。你报以歉意的微笑,把你那并不纯粹的蓝眼睛眯了起来。你淡金色的短发在空气中洋洋洒洒的飘着,末梢滴下一小颗汗珠。

你们顺着道路越跑越远,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。

时间大概是四五点的样子,天边染上浅浅的粉红,像小姑娘们喜欢的草莓奶油的颜色。

也许吧。

我身边就有一个极为恨草莓的女士,她对草莓过敏。我像你已经猜到是谁了。

你又渐渐地出现在不远处。

你也看见我了。

你出了很多汗,打湿了纯白的体恤。

你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向我挥挥手。金毛正坐在你身边,伸出舌头喘息着。

我耸了耸肩,从棕色的长椅上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揩平衣服的褶皱。

我向你走去。

太阳懒懒地洒下红色的光线,映照着你的脸,面部线条变得柔和。

我花了点时间走到你身边,瞧见体恤上粘上了小点泥土。我在心中轻笑一声,想帮你拍掉。又忍住了。

你身上向外散发着一种细雨洗刷草地后清新的甜味,我想我沉迷于此。

你轻拍我的头顶。

我立刻暴跳如雷。朝你大吼大叫。

我知道你金发碧眼胸大腿长,也不代表你可以嘲笑我的身高!

你无奈地笑了。变戏法似的递给我一盒隐约透着热气的甜甜圈。

好吧。看在甜甜圈的份上,原谅你。

我拿出一个,塞入口中。又递回给你,示意你也吃。你摇摇头,没说话。

我们并排着走,斜阳浸染了天空。

我看向你,问了一个蠢透了的问题,

“有人告诉过你你很好看吗?”

你局促地撇撇嘴,洁白的脸蛋也染上和夕阳一样的嫣红。

“我想现在有了。”

“WELL,”我把尾音拖的老长。

“你是在和我调情吗?”又是一个蠢问题。

“我想的是的。”是我的错觉吗,你的脸好像又红了几分。

“哇哦。”又把尾音拖的长长的。

我们谁也不再说话了,安静地走着,狗在后面安静的跟着。

走到了道路尽头,你和我转头,互相注视着。

然后你的脸向我凑近,接着我感觉到一个柔软的物体附上我的唇。

这个吻太突然,突然到我失去反应。

我们就这么停顿着。

时间像停滞了一样,直到马路上响起不太尖锐的鸣叫声。

我们快速的分开,罕见的,我感觉到我的脸在烧红。

你的嘴唇嗡动着,

我听见:

“I LOVE YOU , TONY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OURS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NY STARK

END

彩蛋(1)

这个场面太温馨,温馨的不像真实存在的。

我确信这只是一场梦,美妙的梦。

因为在我死的时候,你也在不远处,但没有微笑,没有挥手。你只是用你那并不纯蓝的眼睛悲伤地看着我。

我想我终于看清楚你眼睛的色彩了,是蓝中带着墨绿。

像湛蓝的大海。

你的嘴唇也上下动着。

我快速的眨眼,无奈画面变得模糊。

我听见:

“I AM SORRY , TONY”

而在这之前,我们还未相遇。

彩蛋(2)

我把玩着手中玩意儿。转动了一下简单的白金戒指。

我还记得在那个小小的礼堂,在透过彩色玻璃的光线下。

我之前所提到过的那位女士,pepper,把我带到你的面前。她直接代替了父亲的位置,那老家伙去世的过早。

进行曲节奏慢得让人心慌,我一步一步的向你靠近。

终于我们只有一尺之隔,我们注视着对方。

年轻的神父宣读着沉闷、悠长但带着浪漫气息的誓言。

我想我终于看清楚你眼睛的色彩了,是蓝中带着墨绿。

像湛蓝的大海。

“现在你可以亲吻新郎了。”

我们接吻,你口齿中有那个我所沉迷的甜味。我听到有人的轻声啜泣,但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。我有了个完美的丈夫。

你的嘴唇上下动着

“I LOVE YOU, TONY.”我笑笑。

“I LOVE YOU, TOO,STEVE.”

真END

注:封面来自p站太太的图,侵权致歉。

微博同步更新!

欢迎捉虫!

随意放飞自我
沉迷圆珠笔无法自拔。

最近产了点盾铁
画工不好请见谅
黑帮AU(大概并不像)和自己刻的章子
靴靴